当前位置:wg222.com资讯广州公司招大学生 入职需缴138万培训费?办公软件学习教程
广州公司招大学生 入职需缴138万培训费?办公软件学习教程
2022-10-04

毕业或毕业前夕找到工作本来是很开心的事情,但对于来自贵州某高校的姚同学等31人来说,喜悦之情很快就被要交13800元“培训费”的烦恼而浇灭。

既然朝翔忠仁以“培训”为由收钱,那么这家公司是否具备培训资质呢?记者在工商网站查询发现,朝翔忠仁主营项目登记的是“研究和试验发展”,并未注明是培训机构。另外,该公司的注册地址是广州市天河区莲溪力子园横珠盈市场A幢225室,但实际办公地址却在天河区龙口中75号。

“那家公司快下班时,她才叫我们过去。要签的东西有近20张,所以我们都来不及好好看条款。”姚同学说,林女士当时拿着一堆合约教他们怎么签字,还不停催促他们。“我们都算是新员工,老板叫你签,自然就不会想太多了。”

■朝翔忠仁目前仍在各大招聘网站上发布招聘信息。

答不出一道题照样被“录用”

对于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这不是一个小数目,不少应聘者因此心生犹豫。这时候,朝翔忠仁为他们提出了一个经济上的“解决方案”向“公司上级的金融机构”贷款,但需要他们这些刚进公司的人以个人名义去贷。

按期完成“实训”均未留用

签完字后,大家就有点后悔了。因为他们签字贷款,但钱从未打进自己的账户。他们也觉得公司此举有点可疑。但刚出校门的他们,觉得找到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不易,所以慢慢放低了戒心。在贷款手续办完后,他们便陆续开始按部就班的“工作”和生活,每天上班打卡,学“做项目”。

去年6月,贵州某高校电子信息专业的姚同学通过某求职网站投递简历,收到来自朝翔忠仁的“电子工程师助理”岗位面试通知。之后,姚同学通过笔试、面试,成为了这家公司的“新员工”。让姚同学奇怪的是,与他一起参加应聘的黄同学,自称笔试时一道题都没答出来也照样被“录用”了。

此外,还有同学表示,朝翔忠仁表面上说是会将他们推荐到其它公司上班,“但实际上就是把我们的简历改得天花乱坠再乱投出去,结果面试时人家问我们简历上那些东西,我们还一问知。”该同学传了一张当时和公司负责人姚某的短信聊天记录给记者,里面提到了对方为了帮员工在三个月后找到工作甚至不惜伪造工作经历。

31名求职者诉称被骗且已向法院起诉,朝翔忠仁科技有限公司认为收费并无不妥,但承认不具培训资质

屈同学表示,在贷款过程中,蹊跷的是这笔钱并未打入他们的个人账户,而是直接流进了朝翔忠仁的账户上。据他回忆,当时在对方的花言巧语下,涉世未深的他跟着朝翔忠仁的人事部经理林女士去一家信贷公司贷款。

不过,朝翔忠仁并没有马上跟姚同学他们签订劳动合同,而是说要先进行“培养计划”。“他说我们在上岗之前,还要先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训。”姚同学说,朝翔忠仁方面还表示,他们入职三个月后工资就能达到3500元至5000元。但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要缴纳13800元的“培训费”。

屈同学表示,据他所知,共有16人完成了三个月的“实训”,但最终全没被留下来。“有的人在没有老师的指导下完成实训项目, 但是工程师都说他不合格,要给他们找别的工作,而且待遇都比之前承诺的差,有些甚至不在广州。”屈同学说。

“这里的培训实在太‘水’了。”一位了3个月培训的同学对记者直言:“所谓培训就是给了我们一段视频,让你每天来到公司就对着软件和教程自己学。”

■专题统筹:新快报记者 张小奋

据这31名刚毕业或即将毕业的学生向新快报记者反映,他们被广州朝翔忠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朝翔忠仁)录用时,对方以“人才培养”为由,头三个月仅给他们800元“补贴”,却要求学生们以个人名义向第三方贷款13800元,交给公司作为“培训费”。

[摘要]公司认为收费并无不妥,但承认不具培训资质。

姚同学也表示,虽然每天都是朝九晚六地规律上班,但回公司后大家就是打开电脑看教程,“办公室看上去就像去网吧一样,这段教程值13800元吗?类似的视频网上都能免费下载到。”姚同学表示,在三个月的培训时间内,基本上每个星期只能看到负责“培训”的工程师一次,有不明白的地方只能问旁边的人。

培训期间主要是看视频自学

还未入职就贷款交“培训费”

一份由当事人提供的借款协议上,新快报记者看到借款用途一栏用笔写着是“培训费”。协议还约定借款分两阶段,第一阶段8个月,第二阶段12个月。公司方面告诉这些“新入职”的员工,前面8个月的利息由公司,后面12月的利息,则要由借款人自己。

从姚同学提供的一份《岗位调整薪资协议》上看到,朝翔忠仁承诺每一个接受三个月实训且通过考核要求的员工,可直接调整岗位为“电子工程师”,转正后每月综合工资不低于3500元,但头三个月只有800元的“补贴”。

一名屈姓同学表示,朝翔忠仁方面当时一再强调,这笔个人借款相当于是给公司的“金”,在公司待满两年就会全数退还。考虑到实训期满后月薪能达到3500元到5000元,他犹豫了一下后最终还是同意了。

■专题采写:新快报记者 彭 程 陈海生